年、福、新、春……感受文字中的"年味"

时间:2020-01-29 08:18 点击:158

原标题:年、福、新、春……感受文字中的"年味"

旧岁方逝,新春又至。春节是吾国一年最主要的一个节日。人们拜年、贴福、迎新春,家家团聚,共贺新春。每到春节,吾们现时、耳边频繁浮现着年、福、新、春、家、国这些文字。汉字是中国人的DNA,是中华雅致的基因暗号。透过这些频繁展现的、标志性的汉字,吾们能够感受到浓浓的“年味”。今天,就让吾们一首来说说这些文字。

年,在古代还有别的名字:岁、祀、载。《尔雅》中说,“载,岁也。夏曰岁,商曰祀,周曰年,唐虞曰载。岁名。”

在唐尧与虞舜的时代,称之为“载”,取万物更首之意,《尧典》说“七十载”、《舜典》说“五载”,就是说七十年、五年。

夏朝称“岁”,在古代,岁即岁星,就是指木星,岁星运走一次是一年,就是取岁星运走一次。

而商朝称为“祀”,是取四时一终,即是说这是遵命四时的祭祀来说的,四时祭祀一讫,便是一年了。

周朝则称为“年”,也就是吾们现在常用的名称,是取谷物一熟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年,在甲骨文的字形中,上面是“禾”,下面是“人”,谷物成熟,人背负着谷物,这就是甲骨文所描绘的场景。《谷梁传》中说“五谷皆熟为有年也。”“五谷大熟为大有年。”所以,年的本义就是指年成、谷物成熟。吾们现在会说丰年,指五谷丰收,就是用的这个有趣。而谷物是一岁一熟,到了周代,便最先把年行为纪岁之用了。

睁开全文

福,甲骨文字形是双手捧着酒器、以酒敬奉神,本义就是福祐。在古代,富贵寿考等统称为福。

吾们常说“喜从天降”,这五福,别离是寿、富、康宁、攸好德、考终命。寿,是指长寿;富,是指家财雄厚;康宁,是说身体康健、异国疾病的困扰;攸好德,是说性好美德、品德高尚;考终命,则是说顺答自然天命、有首有终不早死。

这五福,说寿命、说财富、说身体、说德走、说首终,寄寓了平民的优雅祝愿,蕴含着从古至今千百年来不变的期看。尤其在春节如许的日子,送福、歌颂就成了主要的事情。

中国有很众关于福的春联,如“一元二气三阳泰 四序五福六相符春”,“天添岁月人添寿 春满乾坤福满门”,“梅呈五福 竹报三众”,等等,正是人们对福的心理表现。

新的本义,并不是吾们现在常用的新旧之新。原形上,据甲骨文字形来看,新是拿着斧子砍树的样子,也就是取木、伐薪之意。不事后来就被引申为“凡首基之称”,即最初、新近、初次展现等意。

前人说“新”,有孔子“温故而知新”(《论语》),新是新知识、新体会;有白居易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(《钱塘湖春走》),“新燕”是春天刚刚从南归来之后的燕子;有王维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弃青青柳色新”(《送元二使安西》)。总之,新是与旧、老相对的。

而新年也是如此。新年是新的最先,新的一年有新的气象。一元复首,万象更新。辞旧迎新之后,万物在春风里抽芽滋长,而吾们也迎来了新的机遇、新的提战,怀揣着新的期待、新的动力。

春,甲骨文字形是日照春阳,草木丛生,意味着春天。前人说,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。春天是播栽的季节,由于万物滋长就在春天。春是万物之首,万象更新。这一点在古代文人诗词中众有外达。如张衡有诗言“浩浩阳春发,杨柳何依依。百鸟自南归,遨游萃吾枝。”写春日杨柳发芽、百鸟自南而归。庾信有《春看诗》:“春看上春台,春窗四面开。落花何伪拂,风吹会并来。”写春看所见。

而春天逝去,文人墨客则又书写下他们对春的贪恋,即“送春诗”。刘禹锡送春,写“春景去,此去何时回。”杨万里送春,写“只余三日便清和,产品分类尽放春归莫恨他。落尽千花飞尽絮,留春肯住欲如何。”陆游送春,写“以吾年迈境,送此将归春。吾固惜流年,春亦记陈人。”

春,还常与秋对举。如春花秋月,用春之花、秋之月并举,代指阳世优雅时光与景物,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去事知众少?”再如春华秋实,用春之花、秋之实,比喻文采各异或者说学有所成。

总之,春是优雅的,是负气勃勃的,是足够期待的。过完年,送去福,不要忘了一年之计在于春。用朱自清的话来说,就是“舒活舒活筋骨,矍铄矍铄精神,各做各的一份事去。‘一年之计在于春’,刚首头儿,有的是工夫,有的是期待。”

何为“家”?家,甲骨文中上面是宀,下面是豕(猪),借此来外示人所居住的地方。家,最基本的含义就是指家庭,《周礼·幼司徒》注中言“有夫有妇然后为家”,就是说要有夫妇二人方能构成一个家庭。所以在古代,也有夫妻互称为家的情况。

前人常说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由于家齐而后国治。自古以来很众名言谚语都蕴含着这一点,如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,最先从家事说首;“家和万事兴”,以家庭的祥和为万事兴起的基础。

正是由于如此,治家就显得特殊主要,古代流传下了的诸众家风家训家规,也正表现了前人对治家的偏重。比如对检朴的意识,《钱氏家训》说“检朴为本,自必丰亨;老实传家,乃能永远。”认为把勤快撙节当作根本,必定会丰衣足食;用忠厚厚道传承家业,就能够源远流长。《河东裴氏家训》说“勤能补拙,俭以养廉。”辛勤能够弥补不及, 撙节能够培养清廉的作风,都是点出了检朴对治家的主要。如许的意识和精神,代代相传,泽被后人。

与家不可分的是国。国,就是指国家。《说文解字》说“国,邦也”,可见邦和国两字都有国家这一义,但两者照样有不同的。“邦”和“封”同源,最先用于国家这个意义。“国”最初只指诸侯在所分封的土地上筑首的都城,“邦”则指诸侯以“国”为中央的整个封地。后来“国”的字义扩展,统称所领辖的土地,才与“邦”的意义相等。战国以后,“国”逐渐取代“邦”且产生了“国家”这个双音词,“邦”的国家这个意义就很少行使了。但今天吾们照样能够从流传下来的字词中窥见一二,如邦交,其实最初是指古代诸侯国之间的交去,泛指国与国之间的酬酢有关。

千秋家国梦,家与国,构成了古代士子文人的生活。尤其是国家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士子文人的最后现在的在于治国、在于平天下,在于创造一个宁靖太平、祥和家国。

掀开古代典籍,满满可见的是充斥在字里走间的对国家的心理。范仲淹说“天禀下之忧郁而忧郁,后天下之笑而笑”,可见他把国家民族的益处摆在首位,为故国的前途、命运忧忧郁分愁,为天底下的人民愉快甘于奉献。林则徐说“苟利国家生物化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只要是对国家有好的,哪怕支付生命也在所不吝,不克由于幼我的富贵荣辱和得失而去躲避和推卸义务,外达了他愿为国献身、不计幼我得失的精神。

春节春联的横批,常用四个字——“国泰民安”。国家宁靖,人民坦然,可谓宁靖太平。这折射出的是清淡人民对生活的优雅愿景,也折射出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文化寻觅。

从春节中频繁展现的这些文字中,吾们能够清亮感受到:千百年来,春节,这个传统节日承载着人们对一年丰收的甜美、对异日生活的优雅憧憬,承载着对健康、富贵、长寿的哀乞,承载着对祥瑞写意、国泰民安的愿景。从幼我到家国,逐一在其中闪现。

◎本文转载自“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”,图源网络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一切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masterforex.cn/17286198/193651.html
tag:年,、,福,新,春,…,感受,文字,中的,年味,原,

发表评论 (158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辽阳公漭科技有限公司 @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3 版权所有